2007年7月所經歷的那場曼丁文化洗禮,開啟了台灣,包括我自己的非洲音樂新紀元,尤其是印證了我接觸曼丁音樂多年來的心得感想:Dunun真的是非常的重要,遠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重要很多很多,一點也輕忽不得....

    但是,老師離台了以後,我還是遲遲無法領悟Dunun的奧秘與訣竅,原因就在我自己沒有Dunun的鼓友可以一起練習,而Dunun又牽扯到雙手的獨立性,一般沒學過套鼓的人要怎樣上手呢?我還是沒有答案.....

    2008/4/04~06,上完CeCe Koly Camara 老師於嘉義新港教授的Dunun研習營那一刻起,整個人有如提壺灌頂般地醒悟,胸中澎湃著激動的心跳,腦海中漸漸清晰地浮現未來的計畫....「就是它了!」我心裡想著,「我終於找到了學習曼丁音樂的竅門了......」

    回到桃園之後,隔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去買Kenkeni跟Dununba,將三顆Dunun補齊(我自己原先已經有Sangban了),然後開始進行我的實驗之旅,實驗的對象就是我家的老弱婦孺---就是我的老婆與小孩啦!!XD

「一個是從來沒學過音樂的中年煮飯歐巴桑,一個是幼稚園中班的調皮小毛頭,如果這兩個人我能教會他們Dunun,那還有誰教不會呢?」我這麼想著。

   經過幾個禮拜的操練之後,終於印證了在Dunun營上課時,CeCe老師曾說過的一句話:「跟CeCe老師上課沒有那個學不會、打不起來的,大家放開來打吧!!」多麼豪邁有自信的一席話啊!(但願有一天我也能擁有這般的氣魄與自信..... )

   到底是什麼樣的課程能讓我有那麼大的感受呢?謹將小弟之前在當代樂手討論版所做的報導轉載於此,同樣邀請大家一齊來見證這個神奇的時刻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台灣「西非曼丁文化工作坊」新港三天戰鬥營實錄(一)

   大家好,我是紅龜,這次要為大家報導的是:2008年4/4~4/6於嘉義縣新港的新港農會倉庫藝術園區,由台灣四大西非鼓團---西非部落、Farafina、嬉班子以及06鼓團所共同主辦的「西非曼丁文化工作坊」三天的課程。

   記者4/4由桃園搭乘早上9:06的自強號於11:40抵達嘉義,再轉搭客運至新港,於新港國中下車後,徒步走到位於新港農會旁邊的會場,看到已經有不少鼓友已經先到了,到報到處領取名牌與餐券之後,開始吃路上買的80元的鐵路便當,之後再走到下榻的民宿將行李放下,然後就正式展開這三天的課程了....

   下午的第一堂課是由嬉班子上的Djembe進階班,曲目是Soli(rapid),同時有另外一間教室是由06鼓團上的Djembe初級班,曲目是Djole,我這堂是上這裡的課,這個倉庫園區有點像台北的華山藝文特區,有很多的鐵皮屋,挑高很高,通風跟採光都很好,加上南部的好天氣,讓所有學員在這裡打鼓格外舒服。

圖一:06團長阿全上課的情形

06鼓團上Djembe課01

 

圖二:專心聽課的學員們

認真的學員

 

圖三:西非曼丁音樂打擊組的骨幹 --- Dunun Section

06鼓團Dunun手02

   上完了精彩的Djembe課之後,接下來就是由眾所期待的,來自西非幾內亞的Dunun、Djembe文化大師「CeCe Koly」老師上的Dunun初級班以及進階班的課程.....

   老實說在我的音樂經歷裡面,有很多人一起打鼓過,但是這麼多人(大約60人吧!)一起打Dunun鼓,倒是打從娘胎的第一次....

圖四:壯觀的Dunun鼓

Dunun齊奏  

   第一節課教的是初級班"Djole"的三部Dunun,可說是Dunun鼓最簡單的Pattern,但是別小看這麼簡單的節奏,裡面的學問可大著呢!老師先介紹了這個節奏的歷史背景:

   Djole節奏的起源於幾內亞的西南部與獅子山共和國交界處的曼丁族與Temne族,Djole是面具的意思,這也是一支面具舞,面具是象徵女人,但是卻是由男人戴著跳舞,這個節奏在幾內亞非常流行,常見於各大節慶,如齋戒月的結束、豐收、婚禮等等。

   接著老師開始示範三部Dunun中最核心的部分,就是中音的Sangban打法(老師說其他兩部都是在伴奏Sangban的...)

   我們打起來跟老師打起來就是不一樣,果然印證了「越簡單的東西越困難」這句話,不管是節拍的穩定性、音量、音色、Groove,老師都能全部一次到位,而學員們有的左右手還不協調、有的很僵硬、有的拍子忽快忽慢、有的聽起來很呆板,有的聽起來很虛弱.....不過CeCe老師果然是世界知名的大師,他很有耐心,幾乎是一個音一個音地教,然後慢慢堆疊起來,就像積木一樣,等到大家慢慢熟練之後,就可以合奏出美妙的音樂了。

   老師先一部一部地分別教,等大家都打過一遍熟練之後,就開始分部打擊,這又是另一項艱鉅的任務了,因為本來大家是齊奏,現在要分部合奏,要記住自己的部分,還要去聽另外兩個聲部,這真是很大的挑戰,一開始先兩個聲部合奏,就出現不整齊的情形,再加強練習之後,慢慢就熟悉了,最後三部一起合奏時,剛開始是參差不齊,後來終於金剛合體,發出了Djole這個古老的節奏最原始的律動....當大家完成這個節奏之後,都不由得歡呼了起來,因為這真是很奇妙的經驗啊!這麼多人、不分男女老幼、有無音樂經歷,在CeCe老師的引導之下,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,古老的非洲大地所孕育出來的文化果然可以喚醒人類最初的本能........

 

圖五:記者現場實況報導

 紅龜現場直擊

   下課休息了一會兒之後,接下來高階Dunun班馬上登場,這節課教的是 Fe 這個節奏,是幾內亞的Wassolon地區的曼丁族比較新的節奏,Fe同時也是一種樂器的名字,這種樂器是將大的葫瓜曬乾後切一半,綁上鼓皮,並以圖案及鐵片裝飾,由年輕的女孩子拿著Fe在場中跳舞,還不時將他拋到空中,這是可以在各種場合演奏的曲子。

   高階班的學生大部分都有打過Dunun的經驗,所以老師教起來也比較快,但是要合奏還是要花一些功夫,不過明顯比初級班的進步要快一點,大家也是使出渾身解數,打得汗水淋漓,好不過癮....

 

圖六:記者課後與CeCe老師合照 (注意看記者所配戴的項鍊,後來的報導會出現有趣的事哦...)

紅龜與CeCe老師02

下課後大家就各自走到附近的餐廳用餐,然後回到民宿休息,結束了第一天的課程........未完待續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龜 的頭像
紅龜

紅 龜 鼓 友 社

紅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